您的當前位置:首頁>舟山網首頁>舟山家居

共享辦公押寶未來模式與盈利是關鍵

發布時間:2019年10月17日 15:45    來源:新京報
  美國第二大獨角獸、共享辦公鼻祖WeWork上市遭遇波折,再次將“表面風光”的共享辦公行業拉回到現實中。
 
  乘著共享經濟的東風,國內的共享辦公行業在2017年前經歷了一段高光時刻。進入2018年后,行業開始調整,共享辦公企業進入并購重組階段。在這期間,資金與經營問題一直籠罩在行業上空。今年初,國內幾家共享辦公企業相繼調整管理層,陸續有玩家傳出上市計劃,行業似乎看到了方向。
 
  但隨著WeWork撤回招股書延遲上市,共享辦公行業再次陷入焦慮與質疑聲中。業績虧損、模式單一成為外界的關注焦點,如今“泡沫”逐漸被擠出的共享辦公行業還有故事可講嗎?共享辦公行業未來如何調整?移動辦公能否成為趨勢?
 
  上市潮?氪空間做好“隨時上市準備”
 
  8月中旬,WeWork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(SEC)提交了招股書,計劃籌資10億美元。這個消息給已平靜多時的共享辦公行業打了一劑興奮劑。然而,一盆冷水很快潑下來。當地時間9月30日,WeWork發聲明稱,將撤回招股說明書,推遲IPO計劃。
 
  WeWork為何要撤回招股書?10月15日,熟悉WeWork的業內人士薇薇(化名)告訴新京報記者,觸發該事件的原因有多方面,首先是目前全球經濟環境的問題;其次,美國一二級市場對科技股,特別是獨角獸公司的支持度在下降;第三,可能是投資者對于WeWork公司模式的憂慮,包括它是不是成功的商業模式。
 
  有消息稱,目前WeWork全球不增加新項目,中國區所有項目全部暫停,亞太區管理層也將調整。對此,薇薇說,“目前WeWork中國的會員正常辦公,一些項目正常運行。不過,若與去年的發展速度相比,今年肯定會有所調整?!?/div>
 
  今年以來,不少共享辦公企業都放出了上市計劃。年初就有消息稱,優客工場欲今年在納斯達克上市,估值有望達30億美元。當時優客工場表示,不予置評。但有知情人士向新京報記者表示,“(優客工場)是在準備上市的,但是時間和地點還沒有明確?!?/div>
 
  國內另一家知名共享辦公企業——氪空間的創始人兼董事長劉成城向新京報記者表示,“因為WeWork是行業扛旗玩家,如果它上市進展順利的話,對行業可能是一件很好的事情。但目前老大哥走得不太好,優客工場應該壓力不小?,F在這個時候,行業講故事的機會沒有了?!?/div>
 
  劉成城認為,上市有兩種情況,一種是企業估值確實比較高了,雖然可能還在虧損,但講的是一個未來還能倍數增長的故事。它需要繼續融資,以更廣闊的未來前景做支撐,否則投資人肯定不會繼續投資?!拔依斫釽eWork和優客工場可能屬于這一類情況?!?/div>
 
  “另外一種是比較穩健的做法,用營收利潤上市,相對來講故事的成分要少一點,當然這個營收利潤未來也得增長?!眲⒊沙潜硎?,“如果市場特別好,我認為企業都希望用第一種方式,但在目前市場情況下,我們要做好第二種準備?!?/div>
 
  國慶前夕,36氪媒體業務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交招股說明書,那么氪空間是否有上市時間表?劉成城告訴新京報記者,“我們要做好隨時可以啟動上市的準備?!?/div>
 
  盈利難題:擴張將虧損,不擴張丟市場
 
  提交招股書后的短短一個半月里,業績虧損的WeWork經歷了投資者對公司估值,以及管理層生活作風的質疑。上市前,公司估值為420億-470億美元,然而公司巨虧現狀,以及一系列負面消息,導致WeWork估值已在百億美元徘徊。
 
  2019年上半年,WeWork收入約為15億美元,去年同期為7.6億美元;凈虧損達9億美元,去年同期為7.2億美元。2019年上半年,WeWork的總支出約為29億美元,其中租金成本超過12億美元,去年同期為6億美元;報告期內,WeWork的代理費用、人員管理費用等也在持續上漲。
 
  業內人士向新京報記者表示,WeWork前期融資時,利潤情況還是不錯,后來為保證融到錢,擴張速度有點過猛,導致利潤銳減甚至虧損。薇薇告訴記者,“前期的擴張是行業形勢所迫,如果不去擴張覆蓋,那塊區域就是對手的了,這也是行業玩家面臨的現狀?!?/div>
 
  互聯網觀察家丁道師認為,共享辦公本身盈利是沒有問題的,哪怕撇開“共享”這兩個字,就叫辦公室出租,也不難盈利。只是過去幾年行業快速擴張無序發展,導致不停燒錢,沒有盈利。
 
  共享辦公企業要擴張,就要面對房租上漲、前期投入多、投資回報周期長、空置率高等問題?!白铋_始我們的好幾個項目都是從二房東手里拿的房,其實利潤空間就已經很小了?!彼嘉⒐蚕磙k公創始人端木楊曾對媒體表示,臨近租約到期或者是中途的時候,房東不愿意降價,甚至還會漲價,“這樣的話這個賬就算不過來了?!?/div>
 
  對租金更敏感的是共享辦公的用戶?!敖衲曛匦逻x擇了辦公室,但租的是寫字樓,更便宜些?!惫蚕磙k公用戶詩詩(化名)算了一筆賬,在寫字樓租的一間房,平均每月比共享空間至少便宜2000元,一年就省下兩萬多。
 
  因為初創公司人員不穩定,一年前,詩詩搬到了氪空間,“我們在這里有過三個工位。剛開始是比較小的五人間,兩周后我們換到七人間,又過了兩周,搬到一個能容納十個人的比較大的單間?!比缃駝摌I團隊不斷擴容,公司搬出了共享辦公。
 
  “回報周期在三四年左右,市場上很多家也在做一些調整,包括我們也關了一些,關掉的肯定是回報周期比較長的?!眲⒊沙钦f,“現在整個行業客戶都流向低成本區域,氪空間的出租率還可以,今年算比較平穩,雖然增長不是特別明顯,但也沒怎么下滑”。
 
  共享辦公應該采用什么樣的盈利模式?劉成城認為,共享辦公的模式看大家自己的經營能力,這個模式也沒那么復雜,也不是什么高科技。所以要看經營能力和銷售能力,氪空間可能在資源方面有一定的優勢。
 
  劉成城說,“截至這個月(10月份),我們已實現盈利,明年全年利潤應該過億元?!?/div>
 
  巨頭時代:經營和盈利能力是關鍵
 
  創辦于2010年的WeWork是共享辦公行業的先行者。2014年,SOHO中國董事長潘石屹在美國參觀了WeWork之后,決定把共享辦公概念引入中國,隨后推出了SOHO 3Q。此后,優客工場、氪空間等國內企業相繼問世。
 
  進入2018年后,共享辦公迎來了洗牌潮。優客工場當時就認為,行業已進入了“整合階段”,共享辦公進入“巨頭”時代。此后優客工場加快了并購速度,當年完成了對洪泰創新空間、無界空間、Workingdom的并購,以及同愛特眾創、方糖小鎮簽署并購文件。
 
  同一年,WeWork宣布25億元合并裸心社,而裸心社也曾宣布收購Raise樂活辦公空間;WeWork還收購了澳大利亞高端辦公空間品牌Gravity七成股份,并曾洽購新加坡聯合辦公品牌justCo。
 
  此前,一位業內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,“大家說共享辦公領域泡沫很大是因為項目過多,一些缺乏運營能力的小企業難以整合資源?!?/div>
 
  “今年行業環境發生變化,整個行業進行策略快速轉彎。我們算是比較早一點的,前面遇到了點困難,轉得比較早一點?!眲⒊沙潜硎?,頭部玩家包括氪空間、WeWork中國和優客工場,今年業務會好于其他玩家。其他玩家規模越小、獲客越難,融資也不容易,日子比較難過。
 
  “從投資角度看,如果以賺錢效應來排隊,共享辦公肯定是往后排的。畢竟這些企業不上市是沒出路的。未來盈利會慢慢減少,只有頭部共享辦公企業才可以存活?!币晃煌顿Y人向新京報記者表示。
 
  丁道師認為,今年以來,共享辦公領域發展呈現兩極分化的態勢,一些知名度不高、規模小的企業空置率高,知名度高的幾家,包括氪空間、優客工場相對好一些。
 
  2018年底至今,共享辦公行業形勢還在發生變化,包括WeWork、氪空間、優客工場等頭部玩家都進行了管理層和運營模式的調整。今年初,WeWork宣布更名為The We Company,未來包含三個不同的業務線:WeWork(工作)、WeLive(居?。┖蚖eGrow(教育)。
 
  今年4月,優客工場獲龍熙地產2億元戰略投資,其還提出了涵蓋智慧戰略、流量戰略和空間戰略的全新“吸引力”戰略,助力其向“樓宇的管理者與服務者”轉型。5月,氪空間完成10億元融資,確立了打造“全周期企業辦公服務商”的新戰略,將完成從“聯合辦公”到“綜合辦公服務+新型資產管理”的業務模式升級。
 
  劉成城認為,“未來最重要就是經營能力,以及盈利能力?!?/div>
 
  “由于當前的經濟環境因素,國內的共享辦公整體收縮,但共享辦公這個趨勢是不可阻擋的,隨著5G到來,移動辦公將是未來趨勢,當然目前這個觀念也需要不斷培養與普及?!鞭鞭毕蛐戮﹫笥浾弑硎?。
原鏈接:  
  已推薦|889
標簽:

Copyright ?2019.舟山國際互聯網新聞中心、舟山網絡傳媒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| E-mail:web@zhoushan.cn 電話:0580-2828236

主辦單位:中共舟山市委宣傳部、舟山日報社、舟山廣播電視總臺 |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33120180012 新出網證(浙)字7號

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:浙B2-20090004 AVSP:1110532號 浙公網安備 33090202000366號

库尔勒| 通化| 日喀则| 五指山| 荣成| 中山| 余姚| 宜昌| 邯郸| 克孜勒苏| 舟山| 果洛| 玉环| 南安| 德阳| 日喀则| 大连| 枣阳| 顺德| 玉环| 桂林| 浙江杭州| 克拉玛依| 昌吉| 阿勒泰| 张北| 马鞍山| 济宁| 金昌| 汉中| 诸暨| 武夷山| 钦州| 庄河| 焦作| 台南| 莱芜| 吴忠| 阿拉尔| 秦皇岛| 眉山| 衡阳| 新乡| 邳州| 垦利| 丹阳| 昌都| 泗阳| 简阳| 西双版纳| 定州| 霍邱| 河源| 防城港| 黑龙江哈尔滨| 湖州| 文山| 玉林| 海南海口| 梧州| 沭阳| 涿州| 章丘| 白沙| 锦州| 滨州| 大连| 瓦房店| 包头| 德州| 正定| 漯河| 临海| 攀枝花| 衢州| 顺德| 陵水| 南通| 芜湖| 滕州| 哈密| 琼中| 海门| 台北| 晋江| 遵义| 阳江| 儋州| 邵阳| 朔州| 博尔塔拉| 南阳| 馆陶| 荣成| 防城港| 丹阳| 赤峰| 酒泉| 毕节| 扬中| 四平| 扬中| 仁寿| 河北石家庄| 亳州| 广元| 湘西| 韶关| 石狮| 中卫| 陇南| 张家口| 琼中| 毕节| 海门| 莒县| 平潭| 鹤岗| 大兴安岭| 商丘| 义乌| 阿拉善盟| 吉林| 白城| 深圳| 清徐| 东方| 湘西| 仙桃| 商洛| 万宁| 阿坝| 安岳| 简阳| 建湖| 眉山| 驻马店| 三门峡| 新沂| 金华| 龙岩| 吉林长春| 秦皇岛| 湘西| 抚顺| 宝鸡| 台湾台湾| 松原| 盘锦| 四平| 湘西| 马鞍山| 秦皇岛| 惠州| 桓台| 黑河| 白山| 榆林| 文山| 黔东南| 新沂| 洛阳| 清远| 项城| 莱芜| 许昌| 那曲| 临沧| 乐清| 台湾台湾| 喀什| 赵县| 朝阳| 滁州| 东海| 潍坊| 瓦房店| 海门| 晋江| 迪庆| 吉安| 泗洪| 龙口| 阳春| 普洱| 库尔勒| 鹤岗| 赣州| 泰安| 大庆| 石嘴山| 平顶山| 乌兰察布| 莱州| 高雄| 甘孜| 醴陵| 赵县| 咸宁| 汝州| 那曲| 惠东| 台中| 包头| 营口| 鸡西| 宿州| 邳州| 滕州| 山南| 桐城| 日照| 大庆| 四平| 阳泉| 曹县| 浙江杭州| 遵义| 黔南| 南安| 儋州| 池州| 周口| 邹平| 漯河| 孝感| 三门峡| 温岭| 广饶| 阜新| 神木| 衡阳| 莆田| 馆陶| 南京| 朝阳| 长治| 达州| 海东| 图木舒克| 贺州| 驻马店| 佳木斯| 衡水| 嘉峪关| 嘉兴| 保定| 信阳| 醴陵| 蓬莱| 七台河| 铜川| 湖南长沙| 江西南昌| 青海西宁| 吕梁| 莱芜| 伊春| 芜湖| 鞍山| 徐州| 燕郊| 伊犁| 五指山| 喀什| 葫芦岛| 甘南| 张掖| 九江| 河源| 牡丹江| 乌海| 南安| 赵县| 随州| 常德| 大兴安岭| 上饶| 曲靖| 博罗| 莆田| 慈溪| 黄山| 衡阳| 长兴| 衡水| 河池| 珠海| 商丘| 三沙| 鹰潭| 柳州| 烟台| 宜都| 鹤岗| 德阳| 邵阳| 赤峰| 阿勒泰| 邢台|